良先生

高一 不会画画 不会写文(每天都在等灵感和卡文中反复死亡
可以叫大狗或者苦瓜啦
(胆子小又想玩玩具熊的人

滤镜,拯救世界
别说了p2的弹簧我描完之后才发现画炸了,追悔莫及
以及p1TB

脑洞

我不知道前天是sl一周年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补一个应该来得及
顺便祈求自己作业老师查不到
梗来自b站

“别傻站在这啦,让我们回到舞台上去吧?”
不知怎么,那只傻熊的思路越来越糟糕,总是跑到舞台下对空气大喊大叫,可保安分明不在这。
也许是系统出了问题?
“好啦,什么事都没有,我想那只是老鼠而已。”
每天都这样。
“有什么人在这吗?”
“一切都很好,接着睡觉吧。”
刚刚闭上眼睛一秒。
“我确定有什么人在这。”

……………
整只兔子从他手臂上脱离下来慢慢的靠近那只熊的脸,

“I say,everything is o kay,let's go back,to,the,fucking,sleep.”

他再也没在我睡觉的时候提什么有人在这的屁事了。

找了一圈没看见小男孩
于是自己搞
呜他有这—————么可爱
(可我很垃圾

瞎写 (可能是自戏

皇家特级炼金术师,太乙真人。
炼金术自然是好的没话说,只是那性格有些古怪,不爱理人,一整天都闷在屋子里,还是个长不大的小矮子。
人们一开始对他的评价都是这样,有不一样的也差不多少。
后来他偷了起源之地的钥匙,人们自然就说他是个见利忘义之徒,无耻小人,几乎能把一切肮脏的词汇按在他头上。
一夜间,皇家特级炼金术师就成了偷走起源之地钥匙的小贼。

钱塘关,李府。

太乙收了哪吒当徒弟,用那钥匙换了哪吒孱弱的心脏,当初认为这是一举两得。可他从没想过,这会是他一生中犯下最大的错误。
太乙真人喜欢给哪吒变戏法,哪吒儿时也懵懵懂懂的胡乱叫好,太乙很有成就感。

大牢里哪吒再度失控。
当太乙把转换术设置完毕自后己脱力的躺在阵法里,竟然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
毕竟这是自己一个人犯下的罪,没必要拉着徒儿一起承担。
钥匙,无生命之物。心脏,生命之源。
他也万万没想过自己能活下来,样貌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了。抬手摸到脸上鬼画符一样的黑色纹路,再伸出手看了看。
那模样真叫人恶心。
背过那只聒噪的炉子,生平头一次把那顶原本只当是装饰的帽子戴上,整张脸都隐没在阴影里。
曾经穿上这身衣服时信誓旦旦的说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戴这顶丑到没边的帽子,如今却心甘情愿了。多可笑。
知道徒儿已经看了过来,哑着嗓子头也不回的走开:
“从今以后,再也不要看吾的脸。”
不仅是对徒儿说,是对所有能听到的人说。也包括自己。
真怕自己也看不下去再疯掉。
压住想笑的冲动,从衣兜里拿出雪白的手套,戴好。

自那以后没有情感的不再是哪吒,而是这个小矮子。
女娲终究还是派人追了过来,走投无路之下,复活术也只能再复活两个了。
太乙摇摇晃晃的从炉子上站了起来,蹦下来一脚把它踢下了身后的悬崖,炉子不会死,太乙知道。
只是,徒儿,这是吾最后一次给你变戏法了。
太乙回头看着身负重伤的杨戬和昏倒在杨戬怀里的哪吒,眼睛弯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犯下的罪,”太乙一步一步走过去
“能有你们这样的徒弟和朋友,我很满足。”
“大变活人。”
风轻云淡的念出咒语,一把把这两个人也推下悬崖。
这样就没事了。
回头看着即将到来的人马,举起一直握在手里的刀,刺向自己的胸口。
意识模糊的前一秒,伸手用力的把那把钥匙拽了出来。
身躯像是一只被人丢弃掉的布娃娃一样倒了下去。
这样就没事了。

我就喜欢把人写死。
写不死的我就不会了:p
依然是迷一样的东西
ooc属于我
我就是不让哪吒说话你能把我怎么样